新蔡县水利局:真把国有资产当成自留地?民生

时间: 2020-04-29 07:17 来源:华夏商网 作者:admin 浏览:
国有河道被水利部门低价承包给个人,沿河村民取水农林灌溉遭到承包人一次次野蛮阻挠。合同签订方新蔡县水利局对此产生的纠纷表示让村民自便。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两会”期间提出“三严三实”具体要求,其中“严以用权”是让领导干部,不要滥用手中权利...

原标题《新蔡县水利局真把国有资产当成自留地?
——国有资产承包合同存蹊跷,村民权益被剥夺》

        国有河道被水利部门低价承包给个人,沿河村民取水农林灌溉遭到承包人一次次野蛮阻挠。合同签订方新蔡县水利局对此产生的纠纷表示让村民自便。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两会”期间提出“三严三实”具体要求,其中“严以用权”是让领导干部,不要滥用手中权利,而新蔡县水利局却如此莫名的把国有资产洪河故道以如此低的价格签了10年承包合同,确实耐人寻味。



村民植树取水遇恶意阻挠

        3月正是植树的季节,新蔡县练村镇大庄村委捡起疫情防控时期丢下的工作任务,加紧落实国家复工复产的要求。购置价值70余万元的树苗,开展森林乡村植树活动。但由于2019年大旱,村内水沟干枯,需要使用洪河分洪道故道的河水来浇灌树苗。

       3月9日,该村通过党员干部会研究决定从水源地大庄提灌站提水浇树。据了解,大庄村及对岸村村民上百年来,遇到干旱都是从这段洪河故道提水用于农民生产和农业灌溉。1998年,县政府为了方便村民农林灌溉,新蔡县水利局还特意为大庄村建了一个提灌站。但在今年,令村民没想到的是,他们正常提水却遭到了恶意阻挠。3月9日,村民们在提灌站提水的过程中,一位叫李晓刚的人带着几名身份不明人前去阻止,李晓刚称这段河道他承包了,任何人不能在此河道取水。

       但树已经买了回来,树坑也已经挖好,如果不及时种上,七十万元就白白扔了,镇里支持村民取水植树。于是,3月10日,村民继续取水,下午3时,李晓刚带着人到现场强行拉闸断电,当晚又把村民的浇水设备偷走、包括水泵,水管和电线。当夜村委报警,后经公安机关调查,确定系李晓刚所为。

        为了把树种上,村民们只能用肩挑,用三轮车铺上塑料布从个人鱼塘里取水。练村镇党委政府看到这个情况,把镇上的环卫车借过来帮忙拉水浇树。村民个个眼含热泪总算是把一万多棵树苗种完了。

        树苗种上后,需要及时浇水才能保活,为此该镇党委政府多次跟承包人协商没有结果。镇党委书记张国辉告诉村民,无论如何先浇水保苗,继续从洪河故道提水。3月24日,大庄村委重新购置了水泵水管等继续提水。3月25日,李晓刚的舅舅带领社会人员到现场强行拉闸断电,并把水泵和水管从河里拉出来扔在一边。后来,经过镇党委政府做工作,李晓刚把3月10日晚偷走的取水设备送到大庄村委。但自此以后,村民却没能再用一滴水。


奇怪的承包合同和不一般的承包人

       承包人是何时承包的河道,从哪里承包的?村民们经过多方打听得知,承包合同是由新蔡县水利局所签。这份由新蔡县水利局与承包人李清海所签的承包合同是2019年10月13日签订,合同有效期至2029年10月13日。

       村民感觉蹊跷的是,合同承包人(乙方)是李清海,李清海的电话登记却是李晓刚的。李晓刚又是谁呢?原来此人是新蔡县练村镇政府工作人员。这份遮遮掩掩,张冠李戴,欲盖弥彰的合同,究竟是想隐瞒什么呢?李晓刚承包河道,为什么要用别人的姓名?这里面又有多少不为人知,不敢为人知的内容呢?

      村民们仔细阅读了这份承包合同,合同第一条注明确河道水面为45亩;第四条注明河道水面为国有资产,乙方有偿使用每年费用为人民币壹仟捌佰圆整(1800元)。“明明是100多亩的水面,协议里为啥说45亩?一年1800元的承包费是怎么计算出来的?依照的是什么标准?国有资产对外承包难道不用公开招标?不用公示?”看到合同内容和真正的承包人,村民们更觉得用水无望了。

       合同的甲方为新蔡县水利局,甲方签字人为葛玺林。让人不理解的是签字的地方手写了“已向梅局长请示,经同意后签订”的字样。国有资产出租,难道没有正常的程序?难道是局长同意就可以了?明明国有资产怎么成了自留地,村民们越发不理解。


态度奇怪的新蔡县水利局

       村民们在合同中发现,合同的第七条第一款规定,乙方(承包方)无条件服从农业抗旱和水生态保护的需要;第三款规定,乙方在汛期溢水排水和旱天要允许周边群众取水浇地。

        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本水面的功能以防洪排涝、农业灌溉和水生态保护为主,水产养殖属于附带功能。乙方不得妨碍周边群众使用该水域的水资源灌溉农田。当周边群众需要取用该水域的水资源灌溉农田时,乙方必须无条件同意。

       看了这些条款,村民们似乎看到了希望,那就是请水利局主持公道,要求承包人遵照合同执行。

       3月31日,大庄村委几名老党员到新蔡县水利局咨询事情该如何解决。工作人员让他们找葛局长(葛玺林),葛局长不在办公室,经电话联系他在县里开会。4月1日,葛局长电话回复,表示对这个协议很清楚。他肯定地说,村民任何时候取水,承包人都不能说个“不”字,把水抽干他都不能放一个屁。当初以这么低的价格承包给他,为的就是不能影响村民用水。随后,他又说,由于承包人手里拍有照片,称大庄村委有人破坏河道,如果水利局强行与他终止合同,他将告水利局不作为,水利局也是受到了威胁。葛局长说,只要村里主动把那里补好,村民啥时候用水,用多少,承包人都不能有异议,再有异议我们立即与他终止合同。

        得到水利局这么肯定的答复,大庄村委立即行动,无论那个小缺口属不属于河堤,他们都立即进行了填平处理。然而水仍然不能用,事儿仍然没人管。

       没有办法的大庄村委,求助了当地媒体,希望他们能靠个人关系,督促新蔡县水利局出面调解,解决问题。新蔡县水利局的答复是:承包人签订的合同依法有效,水利局不便出面调解。村里需要浇的树太多了,建议村里拿点儿钱给承包人。

        4月25日,练村镇党委政府,安排镇分管农业的党委副书记和包村副镇长与李晓刚沟通依然无果。镇党委政府主动邀请新蔡县水利局葛局长(葛玺林)到村里做现场指导,听了村里镇里的汇报,实地查看了情况后,葛局长表示回去后,他负责找承包人协调。

        4月27日,大庄村委负责人拨打葛局长电话,好不容易接通了,葛局长表示,他跟承包人协调了,工作做不通,让村里自己看着办。

        “我们生生世世依靠的小河,我们是世代靠小河水生活的村民,如今就因为这个一年1800元承包费的承包合同,影响三千多人的生计,影响大庄三千余亩土地的正常农业生产。我们守着水不能用,国家建的提灌站也成了摆设。现在是浇树保苗遇阻挠,如果遇到旱灾,我们需要浇地保口粮怎么办?”老党员王焕众这样说道。他不相信,在十九大召开后的今天,还有这样的事,还有这样的人置百姓生死于不顾,置集体利益于不顾。




(责任编辑:凌鹰)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