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始县:三天两次大手术致一人殒命,信合医院被质疑庸医害人民生

时间: 2020-07-12 17:35 来源:转载 作者:网络 浏览:
哭诉:河南省固始县信合医院庸医治病致人死亡! 控告:河南省固始县信合医院乱收费不给清单! 举报:河南省固始县医调委包庇不作为! 2020年6月15日,我的父亲王培合腹泻查因转入固始县信合医院消化内科,后被确诊为直肠癌和结肠炎办理住院手续,科主任史光...

        哭诉:河南省固始县信合医院庸医治病致人死亡!

        控告:河南省固始县信合医院乱收费不给清单!

        举报:河南省固始县“医调委”包庇不作为!

       2020年6月15日,我的父亲王培合“腹泻查因”转入固始县信合医院消化内科,后被确诊为“直肠癌和结肠炎”办理住院手续,科主任史光文,主刀医生梅龙俊,护士欧文瑞、胡晓露等。

       住院后,信合医院的医生多次找到家属,声称手术必须得请河南省肿瘤医院专家谢某国主任医师来做,让我们家属拿出来5000元费用邀请专家,并且强调“谢专家”只有礼拜天才有时间到信合医院做手术。因考虑到父亲病情的严重性,加之家属特别相信医生的话,最后家属交了5000元,让人想不到的是这5000块钱,信合医院并不给出具正规发票,就随便找张纸打了一张白条,盖了医院收费章完事儿,并声称此费用不在正常开支范围之内,不在医疗保险报销范围之内,还神秘地告诉家属不能随便在外边议论!后来家属才了解,这钱是给“谢专家”走穴的费用,当然,信合医院某医生也分了一杯羹!

        6月21日,信合医院迎来了走穴的“谢专家”,患者王培合在送出5000块钱“专家费”和缴纳了48000元各项费用后,于下午14时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过程中,信合医院和某些“莆田系医院”一样,强迫家属另外交钱1200块购买手术刀、其它导流管等等手术材料1100元!

        近万元的手术费用里面竟然不包含手术刀!不包含手术中必须的药棉、手术包等必备物品!信合医院要挟患者乱收费、重复收费的行为,已经到了如此不要脸的地步!

       术后,王培合转入病房,采用“Ⅰ级护理QD”,护士张静。

       6月22日下午18时,主刀医生梅龙俊例行检查病人情况,因检查“积液袋”致使飞溅到衣服上血迹,顺手关闭了王培合的积液导流管和尿液导流管,然后急急忙忙下班走掉了,此时的护士是孟圆梦、欧文瑞、黄文娟。

        晚间20点左右,王培合出现胸闷难受、全身出汗、身体发红发热等症状,高烧38.4°。家属找到值班护士,护士在没有寻求值班医生的指导下,直接说这是正常的术后症状。随即,家属发现王培合积液导流管和尿液导流管被关闭,询问这样是否安全、是否属于治疗的正常操作,值班护士以“可能是因为让腹腔内的积液积攒一下,然后打开,能够一下子多流点”的理由告知家属,并声称没有医嘱,护士不能私自改变患者的护理方式。出于家属不懂得医学常识,也出于对医护工作者的信任,家属并未提出异议。

       此时,值班护士孟圆梦、欧文瑞、黄文娟依然没有报告值班医生!

       23日早上6时,梅医生到病房查房,家属向其反映导流管被关闭情况,梅医生当场就震惊了,连声询问是谁关闭的导流管,并去护士站责问值班护士,完全忘记了自己前一天因着急下班的所作所为。

        随后,梅医生将王培合的事实状况用手机拍照后,发给相关专家诊断后,立马慌了神,一刻不停催促要求做第二次手术,不然会有生命危险,这时候,医生们也没有要求家属缴纳各种费用的心情了。

       手术时间从早上7点到下午16点半才出来,将近10个小时。

        术后,王培合直接被推进了ICU重症监护室,家属不得探视,24日凌晨3时左右,医生通知家属说患者有生命危险,6时院方领导到会议室开会协商,最终6时40分,院方通知患者死亡。

       说件不是题外事的题外话:从6月15日王培合入院到死亡,整个住院期间,家属未见到住院“每日清单”,包括后期打印病例时家属曾多次要求,医院也没有提供出来“每日清单”。

       王培合被确认死亡后,家属得以近距离探视,发现王培合腹部和胸部已经被切割的乱七八糟,可以肯定的说,他的整个胸腔和腹腔都被打开过,并且不止一次!

       随后,ICU重症监护室主任找到王培合家属协商,详细介绍了王培合的死亡原因是因为“导管破裂、导流管关闭,致使胸腔积液,感染而死”,并声称“先让死者入土为安,如果是医院的责任,一定会追责到底”。

       死者王培合老实巴交的老伴和子女们,再一次听信了“信合医院”的承诺,把王培合的尸体拉回家中安葬。

       信合医院随即翻脸不认账!

       推翻了前期的所有说辞,给王培合办理了“出院手续”,强调死因是“手术大出血”所致。

       这下,家属慌了神了。

       报案,不予立案;要求固始县“医调委”介入,不予立案;寻求其它途径帮助,被威胁“信合的后台老板是谁你们不知道,你们胆子不小,还想在固始混吗”?

       其实,家属只是想知道,这次医疗纠纷是否构成“医疗事故”?5000块钱的“专家走穴费”为何不给出具发票?手术中要挟家属缴纳“手术刀费”是否合法?为啥不给每日清单?

       其实,家属们更想问:三天两次大手术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王培合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其实,公众也想问:河南省固始县信合医院庸医害人,且如此肆无忌惮,你们良心不痛吗?


(责任编辑:凌鹰)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