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问泌阳“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如此无知,你们领导知道吗?建设

时间: 2020-07-13 10:01 来源:转载 作者:admin 浏览:
家住河南省泌阳县盘古乡许庄村委范岗东组的宁其昌怎样也想不明白:和左右邻居一模一样、建成已经9年之久的围墙,怎么突然间就成了违建? 我的房子是2011年建设的,围墙是2012年建起来的,这都十来年过去了,一直都没人说啥,突然间被城管执法队认定违建给强...


         家住河南省泌阳县盘古乡许庄村委范岗东组的宁其昌怎样也想不明白:和左右邻居一模一样、建成已经9年之久的围墙,怎么突然间就成了违建?

        “我的房子是2011年建设的,围墙是2012年建起来的,这都十来年过去了,一直都没人说啥,突然间被城管执法队认定违建给强拆了,我实在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面对着被泌阳县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强制拆除的围墙,宁其昌怎么都想不明白是什么因为什么。

        涉事地点位于泌阳县盘古乡240国道和030县道交汇处西北角,临街门面房,老宁的房子在整排门面房的中间,和左右邻居一样前屋后院,整整齐齐的一排。现如今,老宁左右邻居同样的围墙安然无恙,只有自己位于中间的一家被认定违建并直接突击拆除。


       2020年5月15日,老宁接到一份以“泌阳县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为主体下达的《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限期拆除决定书(盘限拆字2020第002号)》,决定书称:“宁其昌:经查,你在许庄村委范岗东组建设的违建围墙… …,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的规定,现责令你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3日内自行拆除。如你不服本决定,可以自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六十日内向盘古乡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自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六个月内依法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该决定书落款为“泌阳县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并加盖公章。

        决定书直接送达给宁其昌,老宁没有见到送达回执,更不可能签字,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的工作人员居然也没有类似的要求(这种送达模式,国内仅有)!

       19日,在无乡政府工作人员带队的情况下,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郝健斌(音)组织人员无视宁其昌行政复议权,在没有经过任何法定程序的情况下,强制拆毁了老宁的部分围墙。

        之所以说是部分,是因为当时不知道什么原因,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的工作人员强拆到一半时,突然间撤离了。

        20日,宁其昌再次接到限期拆除决定书(盘限拆字2020第004号),同样的理由,同样的莫名其妙的格式文书,同样莫名其妙的送达。28日,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中队长高翔(音)带队,彻底地拆毁了宁其昌的围墙。

        纵观整个过程,简单明了,行政部门的派出机构(不是政府)强拆,被强拆户也没有阻拦,拆迁结束,似乎并无不妥当之处。然而,仔细分析,对照国家法律法规却不难发现,这个所谓的“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居然可以做到无视法律规定、无视事实基础、滥用职权、胆大妄为,肆意践踏公权力和政府公信力到如此地步,让人不得不为该执法中队全体人员的党性原则、组织纪律、职业素养担忧!

       首先,就让我们分析下这个所谓的“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在此次强拆中所犯下的错误吧。

       第一,依据《行政强制法》规定,强制拆迁的主体只能是市、县人民政府或者人民法院,尽管在实践中,这个工作一般授权或者委托给乡镇、街道、村委会、居委会或者拆迁公司,但是,这些单位必须经过授权。试问:这个所谓的“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你未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或者法院授权,有何资格作为强制拆迁的主体?

       第二,所谓的“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只不过是“泌阳县综合执法局”的派出机构,作为一个不存在法人的派出机构,居然能够以自己为主体下达《限期拆迁决定书》。请问,你们这样越俎代庖、滥用职权的行为,你们吕周建局长知道吗?

       其次,以上两点足以证明,这个所谓的“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毫无党性原则、行政觉悟和组织纪律;以下部分,让我们看一看这个所谓的“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究竟是多么的法盲和无知!

        第一,来看这个《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限期拆除决定书》,既然都“限期拆除”并且留有“复议期”和“诉讼时效”了,请问,“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你们是如何“决定”的呢?是否感觉把格式的“通知书”换成“决定书”,显得你们更具有权威?连基本的行政文书都不会制作,也真够无知的!

       第二,再看留给当事人的申请复议对象——“盘古乡人民政府”!你一个泌阳县综合执法局的派出机构,跟乡政府无任何行政隶属关系,暂时不考虑无知状态下制作的无效决定书,如果当事人真的复议了,乡政府却“依法无权受理”,请问,“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你们以后还有脸在盘古乡的土地上驻守吗?

       最后,结合实际,再扒一扒所谓的“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在实际执法中,存在的漏洞和疑似隐藏在事件背后不可告人之处。

       第一,留有“复议期”和“诉讼时效”的《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限期拆除决定书》,在自己规定的时间尚未结束之前(复议加诉讼时效,居然留给当事人足足八个月之久,真是“活久见”),在规定当事人自行拆除结束后的第二天,就迫不及待的进行强拆。请问所谓的“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自己打自己脸,疼吗?

       第二、实际地形和本文配图不难看出,宁其昌和左邻右舍的房屋结构大同小异,且宁其昌在邻居中间,“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在依据《城乡规划法》认定中,只有宁其昌的属于违建。请问所谓的“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你们在拆除建筑被人民群众观望时候,脸红吗?

      最后的最后,想再问一句:“盘古乡综合执法中队”,你们如此无知,你们领导知道吗?(凌鹰)


(责任编辑:凌鹰)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