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乡里:河南固始县张士生为何可以如此肆无忌惮民生

时间: 2020-08-19 08:44 来源:转载 作者:网络 浏览:
提起48岁的刑满释放人员,在豫南小城固始县,可谓是赫赫有名,认识他的人对他敬而远之,普通百姓甚至谈张色变,但是,张士生却依然长期作威作福、横行乡里,成为当地的咄咄怪事。 张士生籍贯河南潢川县,因其爱人是固始县柳树店乡人,他便长期居住在固始县柳...


       提起48岁的刑满释放人员,在豫南小城固始县,可谓是赫赫有名,认识他的人对他敬而远之,普通百姓甚至“谈张色变”,但是,张士生却依然长期作威作福、横行乡里,成为当地的咄咄怪事。

      张士生籍贯河南潢川县,因其爱人是固始县柳树店乡人,他便长期居住在固始县柳树店乡成功村。

      2003年3月9日,张士生开办“兴隆花生厂”,租用柳树店乡成功村村委会及成功村古城村民组的部分土地,租期为15年,至2018年3月9日到期。但是租赁到期后,,张士生拒绝归还租赁土地,甚至拒绝继续出纳租金。

      因“兴隆花生厂”厂房破旧,随时都有倒塌的风险,2019年11月19日,村委会要求张士生限期拆除,但张士生始终对抗,拒不配合村委会工作,声称如果村委会要拆除破旧厂房,必须给他19.9万元补偿。见厂房拆不掉,村委会只好让村民许加刚帮忙修缮厂房。张士生却以毁坏厂房为由,要求许加刚赔偿损失10万元。许加刚自然拒绝,此后,张士生几次三番骚扰威胁许加刚及其家人,索要钱财,对许加刚一家人的生活造成严重影响。

       早在张士生在服刑期间,他曾委托县人大干部张玉林将其在固始县杨集乡田湖村猪场对外出租,张伟承包了猪场。张士生刑满释放后,看到张伟猪场兴旺,就以出售猪场为名,虚构245万元的价格,准备强行卖给张伟,这家猪场经核实造价只有95万元,张伟自然不同意。张士生见拿张伟没办法,便开始状告中间人张玉林,说他伙同张伟霸占猪场,以此来施压,让张伟按照他拟定的价格交易,张伟始终没有同意。

      张士生看达不到自己的目的,又以合同不是其本人所签为由,要将租金由6万元提高到15万元,并以此信访诬告张玉林和张伟。后来他认可每年6万元租金,却不和张伟结算,通过信访向县纪委、县委政法委施压,迫使张伟先支付给其两年半租金14.5万元。

      张士生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大肆诬告陷害人大干部张玉林,使其受到纪委监委审查、公安经侦大队调查,虽然最终还张玉林以清白,却让张玉林的身心和名誉却受到极大损害。

      在生活中,张士生花言巧语,欺骗村民张平为其维修住房,张平在垫付部分资金后,识破了张士生的本来面目,张士生便开始威胁张平,无奈在派出所干预下,张平只好自认倒霉,连垫付的钱都不敢要了,张士生才放过他而结束。

      张士生在外拖欠大批债务,为达到赖账目的,给政府施加压力,张士生花钱雇人围堵县政府大门,雇人到张玉林所住的村闹事,被乡派出所、乡村两级干部多次阻止劝离。

      张士生借钱不还,还威胁借款人,为赖账经常勾结社会闲杂人员在成功村,或者县委政府寻衅滋事,大行违法乱纪之事,不仅对村民的生产经营活动造成严重影响,还对柳树店乡成功村村民委员会工作推进造成困难,也影响县委政府工作,对县委政府形象造成损害,给社会秩序造成混乱。成功村的村民深受其害,敢怒不敢言。

      张士生的行为不仅给社会治安管理带来困难,影响良好乡村风气建设,而且是对当下全社会积极推进扫黑除恶工作的蔑视和挑战。

      我们不仅要问,面对张士生的无理取闹,政府部门为何不管不问,其中到底有什么猫腻?

(责任编辑:凌鹰)

扫码手机阅读